首页

首页  »  另类其他  »  少龙风流(6)

上一篇:淫穴美女[一] 下一篇:[嫂嫂的秘密——阿猫校园篇]-乱伦小说

少龙风流(6)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第二卷 感情糾葛 第六章 懲罰過錯

    朱衛東被綁架了!

    綁匪索價一千萬!!

    梅玉萱鄭秀娥邱玉貞和龍劍飛焦急地聚集在總經理辦公室。

    他和那個狐狸精在一起,早晚要出事。鄭秀娥傷心凄苦神情大亂地說,妹妹,咱們怎麼辦?畢竟結發夫妻,關心則亂。

    邱玉貞道:事情緊急,梅總,咱們報案吧?!

    不可以!梅玉萱鄭秀娥異口同聲。

    梅玉萱淚光盈眶幾乎抽泣出聲:綁匪再三警告我不許報警,否則撕票!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救他啊!

    鄭秀娥幽怨道:我們的確已經感情破裂,分居多年了,我哭過鬧過,早已經對他死了心。我雖然不再愛他了,可是我仍然要盡最大努力救他,因為他畢竟是我兒子的父親啊!邱玉貞擁著她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好。

    阿飛半晌沒有說話,深沉地吸著煙,他最是見不得女人哭泣,掐滅煙頭道:那我們就守株待兔吧!這樣,首先絕對保密,僅限於我們四個人知道,防止對公司產生不良影響;其次,鄭姐留守,二十四小時守侯電話,要天許半個,爭取聽到人質聲音,確保人質安全;第三,梅姐和貞姐全力籌措現金,一千萬,可不是個小數目啊!至於我,要做一些事情,暫時不便透露。總之,我會盡最大努力的!他看見梅玉萱鄭秀娥邱玉貞都是滿眼期待依賴信任的目光,心底豪情萬丈而又不失理智道,現在關鍵是贖金,梅姐和貞姐應該心裡有數吧?!

    梅玉萱嘆氣道:我已經考慮了,粗略盤算,盡我們所能籌措的現金,也不會超過六百萬,包括了公司能挪用的資金和我的私人財產,唉

    鄭秀娥道:我還有三十多萬,可是也是杯水車薪呀!

    阿飛關切地看著她們愁容滿面,十分心疼。此時暗嘆金錢的重要,可是如此短的時間,除了搶銀行哪有什麼辦法?

    三女也是一時沉寂無語。

    阿飛猛地一拍腦袋,在三女愕然之中,他已經衝了出去。

    片刻工夫他得意洋洋悠哉游哉地回來,笑道:那四百萬我來出。一切搞定,OK?

    三女大驚失色:你哪來那麼多錢?搶銀行了?

    邱玉貞恍然道:一定又是從阮姐那裡借來的吧?!

    阿飛搖頭,故意賣關子道:你還記得我曾經擱置一旁的像牙嗎?

    邱玉貞奇怪道:像牙?什麼像牙?哦,你是說你買了就跌的股票嗎?漲了嗎?賺了嗎?

    阿飛故作神秘狀道:商業機密!不過,我空倉之後,足夠湊齊贖金了!剩下的還夠請客的,哈哈!

    梅玉萱鄭秀娥滿眼都是感激之色。

    阿飛回到辦公室,錢玉雯早乖巧地端上一杯咖啡,嬌羞無限地看著他。她真是一個嫵媚的美女,一頭如雲的秀發,

    鵝蛋臉,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微翹的瑤鼻,微厚而性感的嘴唇,穿的是公司統一的制服套裙,短袖剪裁貼切的連身窄裙,襯出頸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膚及出她大約32C不算小的玉女峰,可能不到23的細腰,下身裙擺約在膝上十五二十公分,裙擺下露出包在細質透明肉色絲襪下那雙渾圓潔白,修長光潤的勻稱美腿,足登約三寸與裙同色的高跟涼鞋,讓他想起一句話:秋水為神玉為骨!。

    阿飛心叫這妮子的眼神真是讓他受不了,接下來,錢玉雯說了一句話,讓阿飛有種被剝光了的感覺,幾乎立刻跳起來逃出去。

    只聽見錢玉雯輕聲說:雪雯說她昨天很快樂

    老天哪,看著她那欲說還羞的樣子,阿飛頭腦嗡的一聲,雪雯怎麼什麼都說啊?他故作鎮定道:是啊,我們昨天在五台山打球,確實很快樂!

    阿飛幾乎不敢看她美麗的眼睛,直到她又說了一句話:雪雯說的是昨天晚上

    阿飛驚愕地死死盯住錢玉雯,他的確有一種被當眾扒光的感覺,如果說剛才他還感到尷尬難為情的話,現在他產生了一種被侮辱的感覺!他生氣雪雯怎麼會什麼都對人說,但他更生氣錢玉雯怎麼會對別人的隱私如此感興趣?!

    他死死地盯著錢玉雯的眼睛,看得她愈發害羞慌亂。

    他索性步步進逼,眼睛裡充滿了憤怒和鄙夷,錢玉雯驚慌地後退,背牆而立,退無可退,害羞膽怯後悔地看著他,結結巴巴地說:您聽我解釋

    面對面的逼視她,刻毒地譏諷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原來是一個隱私窺探狂,你居然對窺探別人的隱私如此感興趣?!你還從單純的雪雯口中知道了什麼?我的老二有多大尺寸?做一次能堅持多長時間?你呢,喜歡什麼姿式?

    說著他緊緊頂住她,瘋狂地咬吻著她的櫻唇,她的耳垂,雙手粗魯地揉搓著她的胸部,豐滿雪白彈性十足。

    不要啊,你聽我解釋.

    不要啊錢玉雯幾乎撕心裂肺的呻吟被他的親吻堵住。

    不會吧?她還是處女?!暴風雨終於過去了,阿飛看著她內褲上的處女血,有點內疚,可是嘴裡毫不服軟:以後不要再窺探別人的隱私錢玉雯傷心至極,委屈地淚水漣漣,哭泣道:我不是隱私窺探狂!你不了解,我們從小家教很嚴,妹妹和我都很少有朋友,由於過於內向自閉,我們倆結果,結果成了同性戀!

    你們姐妹是同性戀?如同五雷轟頂,阿飛先是驚愕,繼而是愧疚。

    錢玉雯漸漸平靜下來,輕聲道:先是內向自閉,不信任男生,我和雪雯彼此欣賞依戀,慢慢有了虛鳳假凰的行為。但是她先喜歡上了你,她把前前後後的都告訴了我,我

    阿飛十分內疚,道:對不起,是我莽撞了!他低聲下氣地賠不是,這樣看來,我是第三者插足了?!

    一句話逗得錢玉雯破涕為笑,粉拳打向阿飛:欺負了人家,你還取笑人家!

    阿飛輕輕握住她的玉手,輕聲道:雪雯喜歡我,那你呢?你喜歡我嗎?好玉雯!

    玉雯羞答答地低垂著頭道:你還問!你剛才對人家那麼凶!

    玉雯,是我不好,還疼嗎?阿飛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啊,你干什麼?

    他把她放在辦公桌上,架起兩條玉腿架在肩膀上。

    她害羞地看著他居然低頭溫柔地親吻她,愛撫著她那剛剛經歷過狂風暴雨的柔軟的胴體……

    情深意長的溫存安撫纏綿之後,阿飛幫她整理好衣裙,輕吻她道:玉雯,陪我走一趟吧!

    兩人開著梅總的帕薩特直趨國華集團公司。

第二卷 感情糾葛 第七章 電梯調皮

    國華實業,赫赫有名。正大光明的集團公司,正兒八經的的白領員工,誰能了解暗地裡經營著多少家夜總會歌舞廳,裡面干著多少黑暗肮髒的違法勾當!

    前台業務秘書,淺蘭色的套裙,年輕美麗,絲襪美腿,身材窈窕,眉清目秀,一笑倆酒窩。

    龍劍飛徑直走到她的面前道:我要見謝國華總經理!

    謝國華立刻得到了彙報,他知道這個小子會來找他,只是沒有想到他來得這麼快!

    謝國華站在監視屏前,看著前台經理劉慧娟帶著阿飛進入電梯,直上二十八層!

    這個小子有著極強的第六感,很快發現了隱形攝像頭。他衝謝國華做了個鬼臉,然後毫無忌憚地把劉慧娟攬入懷中。

    劉慧娟三十多歲了,能作國華實業的前台經理,自然姿色不凡,她身裁足以做模特了,起碼有一米七,筆直的長發擋著半邊臉,給人一種冷艷的感覺,穿著灰色套裝,短裙下圓潤修長的玉腿穿著一雙肉色的絲光長襪,性感的細帶高跟涼鞋,真是誘人犯罪。

    她起初驚愕地掙扎著要推開他,可是被他吻住檀口,一番唇舌濕吻,他的手更是直奔主題,撩起套裙,探入大腿,劉慧娟渾身酥軟,這個小子的怎麼這麼,不能,自己千萬不能流出水來,這個小子一定會把自己當成淫娃蕩婦的.

    太丟人了,居然被他在電梯裡騷擾,居然迅速濕潤了,不能,自己不能對不起丈夫,可是自己已經控制不住了,他會不會在電梯裡強暴了自己呢?她雖然害怕,卻又很是不可抑制地渴望,而且享受著他的摩擦。她已經春心萌動,春情蕩漾,天哪,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呢,太丟人了啊。

    阿飛一邊親吻撫摩著劉慧娟,一邊斜著眼睛衝攝像頭笑。

    這分明是對謝國華的挑釁!可是謝國華不僅沒有生氣,更加欣賞,心裡對這個小子的滿心喜愛有增無減:身處險境卻毫無懼意,還如此狂放不羈,揮灑自如,稷下村,龍劍飛!一晃孩子都這麼大了,唉!有些事情對他來說還是晚些知道好一些!

    阿飛很快就把劉慧娟揉搓得酥軟無力,幾乎癱軟如泥,如果有時間,估計他會把她給就地正法了。

    二十八層到了,阿飛收回手來,將濕潤的手指放在口中,吮吸一下,然後愛憐地輕吻她,大步走出電梯,只剩下劉慧娟眉眼含春地發愣,嬌羞無限地喘息未定。

    阿飛走出電梯,就看見了八個黑衣人齊刷刷地站立走廊兩側,等待著他。仿佛一群餓狼,垂涎欲滴地盯著垂手可得的獵物。

    阿飛微微一笑,眼前浮現了李連傑在<<精武英雄>>中開頭一幕,出手如電,迅速擊倒黑龍幫群凶的場面

    謝國華端坐著,微笑著看著眼前的阿飛。他目睹了阿飛在很短的時間內,迅捷有力而恰倒好處地將八人擊倒在地。

    好小子,我早說你深藏不露,卻不知你身手居然如此了得!謝國華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滿面喜悅贊賞之色,令阿飛一時間也搞不清他到底搞的什麼名堂?!

    謝國華見他發愣,猜出他心裡所想,笑道:我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喜歡你欣賞你,你終究會知道的。今天,我也知道你為什麼而來。不過,有一點我要告訴你:朱衛東的事與我無關!

    阿飛沒有想到謝國華如此開門見山,不過,他立刻道:我相信你!因為阿飛感覺,以謝國華的身份地位,他完全沒有必要說謊,至少在朱衛東的事上。

第二卷 感情糾葛 第八章 豬頭捉弄

    謝國華笑道:雖然不是我的手下做的,不過,你難道不想從我這裡得到一些消息嗎?

    朱衛東的下落,我終究會查出來的。就不敢煩勞謝總費心了!阿飛心裡沒有底,口頭上面卻毫不示弱。

    你這個小子就是這個倔脾氣,和你老爸一個樣!謝國華大笑滿心喜歡地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小伙子

    阿飛大吃一驚:你認識我父親?!

    謝國華干咳一聲,收斂笑容,正色道:孩子,說來話長啊!你可能不記得了,你小時侯我還抱過你呢!後來很少和老哥見面,不過,每年我都會派人前去拜望,沒有想到他們中年先後去世,我得知後也很是難過!唉,我欠他們太多了!謝國華陷入沉思之中。

    阿飛更加愕然,他確實記得每年都有陌生人看望他們,父母都說是從大城市來的,可是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怎麼會認識謝國華這樣的朋友呢?!

    孩子,我今天說得多了,有些事我以後再告訴你吧!謝國華安撫地拍了拍阿飛的肩膀道,阿飛,不是因為你父母的關系,而是我真的欣賞你的能力!如果你願意,完全可以成為我的得力助手!

    阿飛心亂如麻,一言不發。

    謝國華道:你不要忙著答復,你先考慮考慮,你隨時可以來找我!好嗎?

    自己父親和謝國華有什麼交往?謝國華與朱衛東綁架案有什麼糾葛?自己現在應該怎麼辦?報警害怕危及人質生命安全,不報警卻毫無頭緒,不知如何下手!

    阿飛腦袋都大了,無精打采地走出大廈。滿眼的白領美女絲襪美腿,他都熟視無睹。蔚藍的天空,燦爛的陽光,很難想像在這樣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因為錢財或者因為仇恨而綁架勒索,無所不用其極?!他深深呼吸,暫時拋卻心頭的煩惱,享受這陽光和空氣的自由!

    雲門禪師說:春有百花冬有雪,夏有涼風秋有月,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生好時節!可是,又有幾人能夠做到?!

    哎喲!前面一位美女腳下一滑,摔倒在地,手中文件掉落一地。

    阿飛急走幾步,將她攙扶起來。只見她是個足以用極品來形容的女人!這是一個一眼望去無法立即看出年齡的女人,似乎是三十幾歲的成熟模樣,容顏卻是那樣的嬌嫩,猶如二十許人。稍近一點,只覺其人手如柔荑,顏如美玉,肌若凝脂,氣若幽蘭,渾身上下洋溢著一種如夢似幻的美感。酒紅色的頭發高高得盤在頭上,身上是一襲黑色的職業套裝,前胸的開口比較低,黑色的蕾絲花邊胸罩露出了少許的花邊,白嫩深邃的乳溝顯示著乳峰的豐滿高聳,光滑的小腿上裹著的絲光長襪發出了誘人的光澤,腳下是一雙黑色的高跟涼鞋,細細的鞋帶纏繞在光滑圓潤的腳踝上,整個裝扮高貴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嫵媚。柔弱嬌怯,文靜典雅的古典美人。手握之下感覺她的胳膊肌膚柔軟渾圓,光滑細膩。

    哎呀!她又險些跌倒,原來右腳上的涼鞋的高根斷掉了,這可真是一腳高一腳低,一腳深一腳淺了。這可多難堪啊!她本來嬌嬌怯怯,如今又粉面緋紅,更加顯得楚楚可憐。

    阿飛微笑著伸出左腳:小姐,請脫下左腳涼鞋,把您的腳先踩在我腳上!

    她不明所以,卻順從照做。她下蹲俯身脫鞋,低領處的山峰大多走光,雪白豐滿,惹人遐想無限。

    阿飛收斂心神,接過涼鞋,手指用力一扳,高根應聲而落。這樣兩只涼鞋都變成平底鞋了。

    你真聰明!謝謝你了!她嫣然一笑,更是百媚俱生,嫵媚動人。

    阿飛心情也大好,笑道: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有才了!哈哈!

    來不及了!謝謝你,av电影在再見!她捧起文件,揮揮手,急匆匆地走進大廈。

    阿飛這才想起連她的名字都沒有來得及詢問,不禁後悔不迭。

    回到車上,錢玉雯善解人意的並沒有問這問那地煩他,但是,他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對他探訪謝國華結果的滿眼的關切。

    他會心的一笑道:我沒事,寶貝,我們回去吧!

    回到了公司樓下地下停車場,兩人下車。

    不知道梅姐她們有沒有什麼消息?阿飛道。

    龍哥,你背後是誰貼的什麼呀?玉雯揭下一張小紙,看了一眼,咯咯嬌笑起來:誰和你開玩笑呢?畫了一頭豬貼在你背後,你居然都不知道?!

    阿飛接過來一看,果然是一頭豬調皮地伸著舌頭,背景卻好像一個建築圖紙,還有WC的英文標志。哈哈,什麼亂七八糟的?公共廁所嗎?誰呀這是?開玩笑?!自己居然沒有發覺!會是誰干的呢?

    玉雯摟著他的胳膊嬌笑道:不是公共廁所,不過,比公共廁所還臭!那是一幢爛尾樓,取名'王城家園',英文標志就是WC。結果風水師說不吉利,果然開發商莫名其妙地跳樓死亡,還沒有交付就成了'亡城'了,更加無人問津,倒是真成了WC了,成了民工路人的WC了!

    阿飛腦際一閃,欣喜若狂地抱住玉雯猛親一口道:好玉雯,你太有才了!

第二卷 感情糾葛 第九章 警察來訪

    邱玉貞鄭秀娥都在等著阿飛,並沒有電話消息,但是來了兩個不尋常的美女,要和梅玉萱單獨有要緊事談。而且,還指名道姓要見龍劍飛。

    阿飛看鄭秀娥粉黛不施,神色黯然,更顯楚楚可憐,他安慰地撫摩一下她的柔肩道:姐姐別太憂慮了,我們一起想方設法,終究能解決的,朱經理不會有事的!他不想對她們透露自己的行蹤,他已經告訴玉雯要為他保密。

    鄭秀娥滿眼感激地看著他點了點頭。

    梅姐讓你進去呢!邱玉貞電話請示一本道热线了梅玉萱。

    辦公室裡,梅玉萱面容慘淡。而兩個美女神色嚴肅,正襟危坐。

    阿飛,這是市刑警隊鐘淑惠隊長和梁曉婧同志。梅玉萱看見阿飛,仿佛溺水之人抱住了木頭,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梁曉婧身高約1米70,年齡大約二十歲出頭,臉長得相當漂亮,甜靜秀美,特別是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特別迷人。藍色短袖襯衣,高聳的酥胸頂得鼓鼓漲漲的,白色長褲,緊繃繃地包裹著渾圓修長的美腿,玲瓏剔透的身材,簡單的馬尾辮,渾身上下透著精明干練,干淨利落;鐘淑惠年過30,面如秋月,體態豐腴,娥眉不畫而翠,櫻唇不點而朱,秋水盈盈,十指纖纖,秀發如雲,素顏映雪,一雙皓腕圓膩皎潔,兩條藕臂軟不露骨,全身散發著一層婀娜嫵媚的氣質。深邃而神秘的剪水雙瞳內似浩無際的海洋,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淡然淺笑中使她粉嫩的兩頰那雙酒窩襯的如此醉人,她穿的是白色襯衣和黑色長褲,將她雪白的皮膚襯得更加雪白無瑕,包裹著修長圓潤的玉腿和凸凹有致的身材,豐腴性感。雲發挽髻,柳眉鳳目,粉面含春而卻不怒而威,成熟迷人的少婦風韻之中卻透出颯爽英姿的勃勃英氣。

    鐘淑惠微笑著主動伸出玉手道:您就是龍劍飛同志啊!果然英俊瀟灑,少年英雄!早就聽說過您見義勇為的英雄事跡,7。19市人民醫院綁架未遂案的罪犯已經全部落網。知道您已經康復,我們也十分高興!

    青春妙齡的梁曉婧也不禁上下打量這個帥氣的小伙子,英俊瀟灑,英姿勃勃,英氣逼人,尤其那雙有點懶洋洋又有點色咪咪的眼睛,其實炯炯有神,爍爍放光,透著狂放不羈的強烈自信和年輕人少有的睿智,嘴角的微笑,真是不知迷倒多少少女少婦。

    梅姐,我們可以和龍劍飛同志單獨談談嗎?看起來,鐘淑惠和梅玉萱可能熟識。梅玉萱知趣地走了出去。

    兩女面容立刻嚴肅起來。鐘淑惠說道:我們今天主要是為了調查朱衛東。我們懷疑他與玄武幫的幾起案件有牽連,希望你們能夠積極配合主動提供他的下落動向和消息。我們決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決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阿飛吃了一驚,卻也聽出她們還不知道朱衛東被綁架的事情,看來,梅姐還沒有告訴她們。

    鐘淑惠繼續道:朱衛東與玄武幫和雲龍會都有來往,我們懷疑他涉嫌參與一樁重大刑事案件。因為我和梅姐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所以我想爭取朱衛東能夠主動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阿飛,你能夠告訴我們朱衛東的下落嗎?

    阿飛囁嚅一下道:梅姐都不知道,我剛回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裡!

    梁曉婧嬌笑道:是啊,你剛回來,你剛從國華公司回來吧?見到謝國華了嗎?阿飛像挨了一記重拳。

    梁曉婧伶牙利齒又道:你是大學畢業,在家鄉救過學生,在南方市又見義勇為,救過孩子,這樣看來你應該是個好青年!阿飛立刻又像挨了一記直勾拳。

    鐘淑惠接著道:良藥苦口,忠言逆耳。不過,我們還是要勸你以後少和國華集團的人來往,雖然你父親和謝國華曾經有過交往!

    又是一記側勾拳,一連串的組合拳打得阿飛鼻青臉腫,半天喘不過氣來。自己的行蹤全被警方掌握,自己的擋案全被警方摸清,而父親和謝國華的關系,自己居然都不知道,但是警方完全知道。當然,謝國華也知道,怪不得他三番兩次地對自己另眼相看,說話吞吞吐吐,自己竟然被蒙在鼓裡。仿佛自己還在洗澡,殊不知都已經賣票參觀了,自己還傻忽忽地不知道呢!天哪!

    我父親和謝國華有有交往?

    鐘淑惠看他的驚詫不像裝出來的,也感到有些詫異道:怎麼?你父親生前沒有告訴過你嗎?七十年代,謝國華落難逃到中原,你父親曾經救過他的命!你父親不告訴你,也許有他的考慮,也希望你的生命裡不會再和謝國華有什麼牽連!總之,你好自為之,有什麼情況,可以隨時找我們

第二卷 感情糾葛 第十章 解救人質

    直到鐘梁二女離去,梅玉萱鄭秀娥邱玉貞進來,阿飛才慢慢回過神來。

    梅玉萱說道:淑惠和我從小就是好朋友,她和丈夫都在刑警隊,三年前,她丈夫偵查一個案件而因公殉職,好多人都權她離開刑警隊,可是她毫不退縮,發誓一定要查清案件,了卻丈夫遺願!她一個女人,常常因為工作而無法兼顧老人和孩子,也夠苦的!大哥這件事,我曾經想過去找她,可是直到現在我也不敢告訴她!我害怕,害怕他們撕票,大哥說著言語之中又開始哽咽。

    鄭秀娥也摟住梅玉萱道:今天都沒有電話,他們不會神色凄然,不敢說下去了。

    阿手机看片福飛剛剛僵化的大腦又迅速蘇醒,高速地運轉起來。玄武幫?雲龍會?警方?朱衛東?綁架?禁錮?殺人滅口?

    阿飛恢復元神,整理著雜亂無章的思緒。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所必為!有時候無可逃避,無可選擇!

    你們就守住電話,輪流休息,二十四小時候機。我需要休息一下,任何人不要打擾我!我明天還你一個活生生的大哥!

    梅玉萱愕然之中,阿飛徑直到休息室裡昏然睡去。

    傍晚時分,鄭秀娥想叫醒阿飛起來吃晚飯,卻見休息室,空空蕩蕩,人影皆無。

    阿飛養精蓄銳,早就偷偷溜了出來。悠閑地先到一個不起眼的小飯店,要了一盤蔥爆羊肉,一盤回鍋肉,二十張烙饃,一碗三鮮面,風卷殘雲,吃了個碗底朝天。

    逛起了山西路夜市,買了一身黑色練功服,一雙軟底布鞋,連坐出租加跑路,兜了幾個圈子,才轉到了王城家園。塔吊還在,平面宣傳圖還在,已經蓋了六層了,黑咕隆咚地像個年久失修的歐洲古城堡一樣,在燈光閃爍的深夜中又像個黑洞一樣,令人毛骨悚然,不敢靠近。

    圖紙上畫的豬立足在六樓四單元東側的房間裡,可是遠眺過去沒有一絲亮光,也不著一絲痕跡。阿飛知道自己現在能夠做的,就像賭博一樣,只能等待,等待時機。

    十一點了,一樓居然熱鬧了片刻。十幾個民工回到這裡暫作棲息之地,看來他們住在這裡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畢竟勞累一天了,片刻的嘈雜就被疲憊的睡眠所代替,鼾聲四起,愈發襯出夜的靜寂。

    後半夜是人一天之中最疲憊最困乏的時候。阿飛就像一條蛇,蜷伏著等待了許久,終於看准時機,離弦之箭一般攻擊出去。黑衣黑褲,一身夜行衣,他像幽靈一樣竄上了六樓。半夜三更,躡手躡腳地走在空洞洞黑洞洞的爛尾樓裡,身上難免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從四單元東側找遍整個六樓,也沒有一個人影。阿飛心裡涼了半截,難道那張豬頭真的只是一個玩笑?自己的分析和感覺只是想當然?

    一不留神,腳下踩到一個易拉罐,鏜啷啷一聲,劃破深夜的寂靜,讓人更加不寒而栗。阿飛急忙矮身蹲下,半天不敢動彈。

    易拉罐?阿飛心裡一喜。忽然從四單元東側牆裡鑽出來一個黑影,阿飛從小練就的夜視眼,這時才注意到,東側居然比其他地方多了幾堵新砌的牆。那個黑影就是從牆裡鑽出來的,有動靜,是誰?!

    深更半夜的,在荒樓裡發出人聲,也夠糝人的,可是對阿飛來說,如聞仙音,心裡大喜。

    阿飛早貓到角落,看清他從牆洞鑽出,身後隱約可見昏暗的亮光。

    黃鼠狼,發現什麼了?裡面有人問。

    黑影東張西望道:黑咕隆咚的,連鳥也沒有呀!他媽的,他們在夜總會喝酒泡妞,讓我們在這個鬼地方受罪,黑燈瞎火地快要變成鬼了!

    好了,黃鼠狼,少發點牢騷,小心老大知道把你給閹了!哈哈!幾個人淫笑起來。

    聽聲音一共有七八個人,不知道朱衛東在不在裡面?

    小心沒大錯,完成了任務,大哥說了給咱們兄弟一百萬,好好放松放松,哈哈

    那我要找幾個學生妹好好樂樂!大眼仔,你是不是要賭個過癮啊?!嘿嘿。

    我賭錢是進,不像你打炮光出不進,出的你早晚精盡人亡!你他嗎的30不到,瘦得像竹竿!

    噓!黃鼠狼呢?怎麼半天沒有聲音了?!

    黃鼠狼!

    他嗎的,操家伙!

    黃鼠狼!

    阿飛早將打昏的黃鼠狼拉到一旁,故意虛虛實實地哼了兩聲.

    黃鼠狼!你怎麼了?你他嗎的說話呀!啊!過來的正是竹竿,被阿飛一掌刀砍在頸側,咕咚昏倒在地.

    裡面頓時炸了營,領頭的見多識廣,一腳題滅了應急燈.登時,一片漆黑,鴉雀無聲,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黑暗中,耳聽身後風聲響動,阿飛矮身閃過,喀嚓一聲,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力道十足地砍在牆上,沙礫磚塊飛濺.阿飛可不敢戀戰,撮指如槍,硬生生戳在這人的肋部,哎呀一聲,癱軟在地.

    迎面一刀掛風砍來,阿飛低頭閃躲,一個衝天炮狠很砸在他的兒門上,吭都沒吭栽倒在牆角下.

    一個凶徒飛身撲了過來,阿飛迎面一拳重重打在那人面門,血花飛濺中,那人是個亡命之徒,拼死緊緊抱住阿飛的腿.阿飛肘錘力砸,如鐵錘一樣狠砸在惡徒背部,惡徒已經昏厥卻死死不肯松手,眼看兩側三把砍刀趁勢砍來,躲無可躲避無可避,阿飛兩眼一閉:自己太冒失了!今晚就死在這些人渣手裡了!

    鏜啷聲中,砍刀落地,睜眼一看,一個黑衣人手握軟鞭,如同靈蛇一般,三個凶徒赤手空拳,手忙腳亂.

    旁邊領頭之人一聲呼哨,四人交叉滾地前撲,地趟拳地趟腿,配合默契,直撲近黑衣人身旁,立刻形勢逆轉.

    傻小子,嚇呆了?!還不過來幫忙?!居然是個女人.

    阿飛一腳踢開抱住自己腿的凶徒,縱身形從後面夾擊,劈空掌破空掛風如重錘一樣砸在兩人後背,噴血撲倒在地.

    黑衣女子軟鞭飛動,兩人躲閃不及,衣服破碎,皮開肉綻.

    領頭人一聲呼哨,兩把暗器脫手直奔黑衣女子,阿飛飛身將女子撲倒滾出,飛刀擊地有聲,一擊不中,領頭凶徒呼哨:風緊,扯呼!爆出一團迷煙,耳聽兩個凶徒飛快地竄下樓梯,追趕不及.

    阿飛懊惱道:讓他們跑了!

    傻小子,快起來呀!

    阿飛這才注意自己還摟抱著女子,雖然蒙著面看不見她的面容,他依然感覺到她柔軟美妙的嬌軀,凸凹有致的曼妙身材,尤其是酥胸豐滿高聳,彈性十足.

    姑娘,多謝你了!

    女子不等阿飛說完,嬌叱道:謝,謝你個頭!苯小子,沒有經驗也敢冒冒失失來救人?!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傻小子,姑奶奶被你害慘了!玉手輕揚,軟鞭也不知道纏在哪裡,飛身如同蜘蛛俠一樣,竟然從六樓向樓後墜落.

    姑娘!阿飛剛要過去看一看女子墜落何處,身後風聲,從腦後襲來.

    阿飛滴溜溜轉身閃躲,撮指如刀劈向來人頸側.不料,來人身手高明,噫了一聲,鐵板馬鞍橋功夫,躲開劈空掌,狠狠向阿飛腰眼踢來.

    阿飛不敢怠慢,不知這個凶徒從哪裡鑽出來的,也不知那兩個凶徒跑哪裡去了,騰挪跳躍,加緊進攻.

    來人一式的擒拿短打,逼得阿飛拳腳施展不開.阿飛不敢戀戰,劫後余生,索性惡狠狠地拳來擋拳,腳來對腳,以硬碰硬.廝殺正酣,來人不妨腳下一絆,一個趔趄,阿飛順勢將來人推倒在地,合身撲了上去,死死壓在身下.

    嚶嚀一聲,阿飛壓在那人後背上,聽到了也感覺到了,居然又是個女人!阿飛卻絲毫不敢大意,將她雙臂反扭,緊緊壓住.他已經清晰感受到身下女子的光滑平坦的後背,修長結實的玉腿,特別是豐腴柔軟的美臀,肉感綿軟而彈力十足.零距離的肉搏接觸,深夜更加刺激敏感,他立刻有了反應.堅硬和柔軟,強大和弱小,男人和女人,在這一刻的摩擦和接觸之中卻有著無比的香艷刺激和感官享受.

    女子也立刻感覺到了他的摩擦,她掙扎無力,罵道:惡徒,快放開我!警察馬上就到!你們都被包圍了!

    聲音有點耳熟,阿飛立時意識到出現了誤會,問道:你不是和凶徒一伙的嗎?說話放手起身跳在一旁.

    女子聽出了他的聲音起身嬌叱道:阿飛,我特地來救你,你倒好,豬八戒倒打一耙!哼!

    鐘隊長?!阿飛又難堪又尷尬道,對不起,我以為你也是凶徒呢!對不起!

    鐘淑惠也有些害羞難為情,叉開話題道:梅姐打電話,我就先趕過來了!刑警隊馬上就到!那兩個逃跑的被我放倒在樓下了!你找到朱衛東了嗎?她停頓一下又恢復了冷艷冰霜,看,刑警隊來了!找到朱衛東我馬上帶走!

    閃爍的警車車燈照亮了亡城家園!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淫穴美女[一] 下一篇:[嫂嫂的秘密——阿猫校园篇]-乱伦小说